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法文化

我的一日囧途囧事

时间:2017/6/7 9:14:39|点击数:1406

五日二日清晨

我披一身风尘

带着五一假期的余温

从银生古城出发

向世界茶源之都进发

只缘去完成一个使命——

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使命

 

正点九时

乘着“金孔雀”快客

从车站出发一路向南

穿过八十米大街

翻过孔雀山

再过清凉街四里坝

一直往南往南

向着普洱飞奔而去

 

一路风景伴着一路心情

刚过完川河坝子

从一个叫红毛树的地段开始

一个个关于“堵”的冏事

接踵而至……

 

不得不说

有关“堵”事起因

是为了时代召唤发展需要

更为了改变普洱交通现状

因修路暂时的堵是为今后更畅通

说真的,让人们感受一下“阵痛”

又何尝不可?

 

回头说说我的囧事——

从红毛树小堵

到文东的大堵

直到镇沅古城午饭之时

早已错过正午时分

短短百十公里路

用时五个小时

你说堵不堵?

 

十四时三十分许

饭饱神衰

上车正闭目养神间

传来司机不情愿的通知

说前方施工砍树十九时才通关放行

天那!在这以火炉著称的小镇呆这么长

那又是一种何等的煎熬!

 

不过还好

班车定点食宿的店家有台大屏电视

正热播《开国元勋朱德》

也给在囧途中的我们

在小镇热浪中

扎实感觉了一把泪奔的感动

这样也挺好的

 

盼星星盼月亮

四个半小时的慢长

等来了十九时的准时开闸

跟上长蛇阵车龙蛇行

紧赶慢行一路无话

 

二十三时许,终于抵达目的地

报到安顿下来

洗净尘埃

未及与舍友深交

倦意袭来

梦乡至囧事终

本文来源:景东县公安局 作者:鲁成学